论区块链行业的终极价值与公链治理

虽然形式是随手记,但本文的观点是我长期深思熟虑的产物。欢迎交流。当然,无法理解就无法理解吧,让时间见证一切。

治理蕴含着区块链行业的终极价值

(一)

之前谈过,经济学在面对数字时代时,应该升级研究范式了,升级为面向数字时代的经济学。这方面的一个重要产业就是数字经济/虚拟经济。

所以,最近芒格在访谈中用亚当·斯密的经济学来否定比特币和区块链行业的价值,是没道理的。虽然这个行业90%以上的实践都是骗局,但仍有不到10%的实践在为未来奠基。

(二)

去中心化的经济模型以区块链为基础,而区块链的未来,也将逐步形成一套新的纠纷解决机制,而不总是现在这种无政府主义状态。

这也是我看重链上治理和共识的原因。未来L1的核心价值就在于为去中心化的数字经济提供某种数字空间中的纠纷解决机制。这是网络国家的雏形。治理和纠纷解决,和代码同等重要。

(三)

人类文明的核心要素,莫过于政治(治理)、经济、文化、教育、科技。这些要素,都可以在去中心化的数字经济这个图景下被重组。这完全是可能的,而不是乌托邦。

为了避免陷入乌托邦或狂野西部,政治、文化、教育都很重要。90%非去中心化的实践,必须被现实权力监管;10%的去中心化实践,则要建立自治。

(四)

这是个动态博弈的过程。那些现在各种招摇撞骗的中心化项目,最终一定会被现实权力铁拳,逃不掉的。

而真正去中心化的项目,才有足够的实力和选民基础,与现实世界的权力形成博弈和共同治理的局面,为自己争取到自治空间。

这个过程中,治理显然不可少。而且,链上治理越发达,民主越多,极权就越少。

(五)

所以,治理意义上的区块链行业,才有我理解的终极价值。

包括AI、大数据等技术实践,未来可能都需要开源,接入新的金融系统,并对接到去中心化的治理层。

因此,L1公链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基于代码和共识的去中心化的纠纷解决系统(一种新型权力),而非追求所谓的TPS。

前者江山永固,后者离题万里。

(六)

也就是说,芒格对Crypto的怀疑,核心是他能理解主权国家,但看不到这个行业可能形成一种去中心化且在数字空间中发挥全球化治理作用的新型权力。正是后者才会让这个行业的价值稳定下来,形成新版本的“国富论”。

现在行业中的赌徒、投机客也看不到。但作为研究者,我觉得我已经看到了,也愿意躬身入局。

治理为数字空间提供了上层建筑革新

(七)

其实,《万神殿》本来可以深入讨论这个议题。但估计作者小刘在政治学上应该没啥研究,所以处理的非常粗糙。

但实际上,正如大家能体会到的,以中国为例,商业和知识领域的遥遥领先,基本是个趋势,但阻碍在哪?阻碍在文化和政治。

数字文明的演化也类似,一定要有上层建筑的革新,才能有颠覆性进步。

(八)

作为研究型DAO组织,基地的角色是提供文化和教育方面的支持,类似阿西莫夫的设定。

而这里的核心就是为数字文明奠基。如果数字文明不和现实世界分离,不获得独立性,就无法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时代。

元宇宙,应该和大自然一样,是去中心化的。而不是老大哥每时每刻都在监控监听着你的这个版本。

(九)

能理解这个,我觉得才算是懂区块链了。现在这个行业里有多少人能懂?我很怀疑。

但长远看,这是种规律性的存在。正如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碾压,数字文明的核心一定是去中心化、更为包容的自治和治理模式。

开源软件走了第一步,区块链行业则是正在走第二步。找到有此愿景的项目做长期投资更有意义。

(十)

这是我为啥对Solana这种项目不来电的深层原因。一个被割了小鸡鸡的太监、见到VC都下跪的项目,你还指望他能做Kaiser啊?

而去中心化和群众基础,是尊严和权力的来源。没有这些,在法币系统面前,只配做跪族。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现在这杆大旗是比特币在扛着,所以这才是真正的大哥。未来且行且看。

(十一)

从现实世界到数字世界再到未来的镜像世界,其实都离不开利益相关者参与的治理。治理本身不是罪恶之源,不受约束的极权才是。

而目前唯一能为人类前途指明前进方向的,其实是区块链行业给这个世界提供的更优越的治理模型。以美国为例,回忆2020年大选,选票问题都成罗生门了,这说明治理模型不够优越。

(十二)

如果美国能用上基于区块链的开源电子投票系统,尽可能用代码来减少现实中舞弊和造假的可能,我觉得美国的民主能再上一个台阶。

但现实其实是,如果这套系统被开发出来了,即便美国政府,可能都不愿意用。

原因很简单,现实中的美国民主,没大家想象的那么透明,而且非常惧怕技术的透明对权力的挑战。

去中心化的本质是去中心化的治理

(十三)

和中国人谈治理,基本是谈天书。原因很简单,日常生活中几乎没机会参与治理。小区的业主委员会,能把治理搞明白都不容易。

但这也正是区块链的意义。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不是别的,而是为虚拟空间提供治理工具。从L1公链的治理开始,慢慢产生去中心化的数字经济和治理需求,最终逐步裂变,改变现实。

(R:这种需要坚定的信仰和足够的认知,而绝大数人包括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参与到区块链项目,只是来掘金的。不过我看到国外社区有一些参与者是确切的抱有信仰,他们来到区块链大陆,就如同1620年11月11日在北美普利茅斯港靠岸的41名清教徒,正在书写践行属于区块链的“五月花号公约”)

(十四)

什么是教育?若老师都教学生学坏,那就天下大乱了。类似地,把年轻人带坏,本质上其实是一种犯罪。

但我们能看到的:目前的区块链行业,大多数KOL在做的事情就是激发人性中的贪嗔痴,而并不关心这个行业的本质和现实意义。

我的理解:做区块链科普和教育,第一性原理就是这几天谈的治理,别无其他。

(十五)

去中心化的本质是去中心化的治理。中心化的治理和算力协调方式,带来了数字极权和数字流沙社会。

BTC如同上帝之光,带来了区块链和去中心化的算力协调方式。现在BTC成了宗教,BTC的核心开发者,实质上成了教皇。

教皇专断也有风险,所以公链要在去中心化算力协调的前提下,探索数字民主的治理模式。

啥叫流沙社会?现实世界里,用三个词解释,就很清楚:清贫青年、流沙中年、下流老年。现代人普遍的生存困境。

数字空间里,账号被随意封禁、做内容都只是给平台作嫁衣裳、很难找到同道或复利积累,想赚钱只能靠妖言惑众、互骗互害,算法黑箱PUA和掌控你的一切,这就是中心化平台塑造的数字流沙社会。

(十六)

治理需要以社区为前提。社区不够大的情况下,治理会变成愚蠢的暴民政治或少数人操控的寡头政治。

所以,开源项目在初期对治理的需求不迫切。但若利益相关者已经多达上百万人,此时治理就是必要的了。而且,必须要有链上治理,而不只能是链下治理。

民主是自下而上的生态迭代,对社区文化要求也很高。

(十七)

治理的本质是制衡,不会说完全剥夺核心开发者作为教皇的权力,而是让数千万乃至上亿的利益相关者,能对教皇形成权力制衡。

比如,未来我们会迎来量子计算时代。旧的加密算法会失效。有链上治理,可以投票决定是否升级算法,并通过国库激励开发工作。无链上治理,其实就是把一切交给核心开发者做决策。

无政府主义靠不住

(十八)

治理背后一定有政治理念分歧:认为不需要治理的人,立场基本是无政府主义。

但问题是,无论从历史上还是现实看,无政府主义最后要么制造教皇,要么制造新的极权。即便以去中心化为理念,最终Token和算力都会集中。

而认为需要治理的话,立场是民主+分权、精英与大众共治。这基本是西方民主的数字化。

(R:看了你一年多的推文,很驚訝你會這麼說。但你的說法錯了,無政府主義認為需要治理,但不是立足於強制之上。民主治理與分權,與無政府主義不互斥,你再看看《加密無政府主義宣言》,難道強調的是反民主治理與分權嗎?是反對政府的監控、壟斷與強制!)

(Brave:区块链领域的治理肯定无法使用暴力,和既有的治理模型都不同。从这个角度,可以从无政府主义视角理解。无政府主义也确实能给自治提供理论支撑。

但我的理解是,区块链领域的治理会有少数人 VS 多数人的博弈问题。无政府主义的理解,恐怕很难解决更复杂的问题。例如要不要有链上法院。未来可能是有的。)

(R:我理解你這裡的說法。技術與思想是相互映成的,因應工業與網路時代初期的無政府主義,不能直接代入到區塊鏈成熟之後的問題上,理論還有待擴展。)

(十九)

中国人无法理解治理,也体现在商业领域。比如,如果你了解美国,就会发现美国政府的运作方式就类似一个现代公司。分权是基本操作,权利义务责任分明。

中国人用头脑很难想象。因为现在中国的大部分公司,要么是党管公司,要么是桃园结义、家天下。权利义务责任是混杂的。

区块链,是治理模式的迭代。

(二十)

大多数人之所以对区块链行业怀疑,原因是:如果你生活在已经完成了现代化转型的国家,社会系统并没有那么糟糕。现代社会的治理模式,本质上也已经足够成熟。

既然如此,为啥要重回无政府主义呢?细致推敲就会发现,交给教皇是种极端方案,是信仰支撑的爱屋及乌。但理智的人不难理解,公链离不开治理。

(二十一)

无政府主义者否认治理,就类似叛逆少年或叛逆青年,通过离群索居成为鲁宾逊来否认整个世界的合法性。

但问题是,鲁宾逊在荒岛上,自己做了国王。无政府主义者最后不是成了国王,就是成了教皇。只要世界上的人超过三个,政治是逃无可逃的。

而无政府主义者,最后其实是皈依了绝对不受制约的精英主义。

(R:這個說法恐怕有些望文生義了吧,無政府主義不否認治理,甚至將互助與自治作為中心,不能把無政府主義與離群索居畫上等號,克魯泡特金等人的理論與實踐強調工人到合作社的治理,諾齊克區分在於強制性有無,而非將反自治的行為稱作無政府主義,當代學界也不會這麼認為。或許你們需要多讀讀經典著作。)

(Brave:嗯,为了表达观点,我确实把问题夸张了。去中心化的第一阶段是解构,第二步则要建构。我的理解是,无政府主义在建构这个层面恐怕不是可靠的理论资源。从历史看,有点乌托邦了。)

(二十二)

代码即法律,但代码也是活人写的。同时,写代码的人也怕暴力。因此不难发现:增加民主制衡的因素,其实是在增加系统的韧性。

毕竟,如果某一项目是作为核心开发者的教皇在支配,主权国家只要找到这几个人,就能用暴力毁掉这个项目。

但存在链上治理的情况下,风险会被分散到更多开发者和利益相关者。

事实证明,利益相关者需要有治理参与渠道

(二十三)

乌托邦和现实是两回事儿。现实就是各种权力的博弈。很多时候,如果你连博弈的筹码都没有,说明你不是游戏的主人。

当然,很多人可能正隔着屏幕反驳我:别学西方,要啥一人一票?我们国家有七个核心开发者,就能决定这个国家的一切。而且,我们正越来越富裕、越来越强大。没有选票的人也是游戏的主人。

(二十四)

利益相关者有参与治理渠道和无参与渠道的区别:有选票可以不行使。但问题是,到了争议时刻,没有选票,那唯一方案就是掀桌子了。

比如,当年比特币的硬分叉闹剧,就赤裸裸地展示了这个问题。人性有多丑陋,老韭菜应该都清楚。当时确实很混乱。

这是为啥后来诸如Tezos等项目开始探索链上治理的原因。

(二十五)

而客观看当年的比特币硬分叉:如果有更好的治理和协调机制,今天的比特币生态,可能就会有更坚实的基础。

而现在的情况是,各种铭文或者其他项目,随时都可能因为下一轮比特币硬分叉而价值一夜归零。在底层技术上,这些生态也成了比特币的技术债。

这背后潜藏的,就是关于比特币战略路线的治理问题。

(二十六)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项目,而研究的本质,就是全面认识、理性取舍。

如果因为我指出了你喜欢的项目的缺陷,就无法接受、取关我,那我也没办法。

成年人都是做取舍,只有小孩子才都想要。但现实是,完美不存在,要接受不完美,并寻求改善空间。

行业也是这样,每个发展阶段都有历史使命,都有天选之子。

而关于治理的问题,是关乎本质的问题,不可不亮明观点,有话必须直说。

相关文章

回复